他将北京600多年的破庙改造成精品酒店

2017-01-03 来源:CHAT资讯

CHAT曾多次与大家分享资产更新的项目与案例,如之前发布的《跳出惯性思维,用坪效实现资产提升》《老酒店的“春天”来了,我们准备好了吗?》《您的酒店是翻新改造的候选人吗?》等系列文章。浩华预测在接下来的5年内,大部分投资会放在“翻新”资产——翻新定位、重新规划上,这类资产最具备资产价值提升的潜力。如何从一个全新的视角看待酒店的翻新改造问题,它不仅仅是为了提升设施等级,而是通过翻新改造重新在市场获得最适合自身发展的市场机会和定位,使改造投入的投资获得最有经济效益的回报。

北京东景缘酒店(Temple Hotel)由一座600多年历史的寺庙改建而来,耗时5年不计成本,酒店在极端古老与极端现代的组合中游走。


1483437792135980.jpg


Juan van Wassenhove是比利时商人,自幼爱好艺术与设计。


2007年,他在北京一个破败的的胡同里,发现了已经破败不堪的智珠寺,残垣断壁在夕阳的余晖中,散发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绝望之美。



2.jpg

3.jpg


智珠寺是明代永乐皇帝统治年间(1403年-1424年)建造的御用印经厂,是皇家御用的印刻藏文典籍之所。


1483437866949281.jpg

智珠寺和嵩祝寺老照片


出于兴趣,他联合朋友林凡与周理贤,开始了智珠寺(至今已有600多年)破庙修复工程。


由于智珠寺属于文物保护建筑,每一个环节修复之前都要得到北京市文物局批准,修完以后要得到文物局认可才能继续下一个修复环节。


5.jpg


“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智珠寺的修复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想成功只能不计时间和成本。”


清理出了400卡车的瓦砾

为翻新重建购买了80立方米的新木材

换掉了71根木柱

并整修了1400平方米的棚顶

43000块棚顶瓦片被手工清洗和更换

每一块砖瓦、每一根柱子都被小心翼翼地拆下来

全部一一编号

几千个编完号的砖瓦和木头堆放在库房中


改造后的智珠寺


充满精气神的老胡同,明清气息非常浓厚的建筑风格,锈迹斑斑的墙面代表着的不仅仅是历史,更是民族建筑的精华。



雕龙画凤依然清晰可见,木板上的原版梵文画仍保存完好,在180块木板之中,仅有30%的作品可以修复。



“我们非常小心地比对和挑选修复方式,尽量做到修旧如旧。”


工程师从旧建筑里挑选能使用的材料,再寻找到最接近旧材料的新材料,按建筑原貌一比一重建。


“这种方法比全部拆掉再用新材料按旧图纸重建的方式费时费力得多,很多人说我们太奢侈了。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成本,但这是一种对于历史的尊重。”


13.jpg


曾经智珠寺的大殿,如今改造成礼堂(Main Hall),作为举办活动的场地;大殿北面的后殿改造成休息室,供客人小憩;曾经的东面庑房,改造成会议室和画廊。


八间客房都位于院子后半部分,由于古今的元素在酒店中融汇共生,客房也被分化成了两种不同的风格。


其中的冥思、星辰、齐云、峨眉四间客房,坐落于曾经电视机厂的工人宿舍,内部的陈设独具现代感。



另外四间呈祥、牡丹、露华、清雅客房则由清代僧寮改建而成,更具传统中式风格。


室内的中式元素也把握得恰到好处,来自于日本设计的挂钩产品、长有翅膀的阅读灯、Diptyque的香熏等摆设的选择上也显示了主人的独特品位。



这座“庙”就妙在你可以在极端古老与极端现代的组合中游走,古代建筑与现代艺术,在东景缘得到了巧妙的融合。



文革时代的标语,让人如此亲切。



阳光从老窗户进入室内,中国红的墙面与灰色的地面,成了最美的对比。



来自天津一家国营招待所的绿色皮革沙发,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军用椅混搭在一起,再配上前卫的当代艺术,却不显得杂乱无章⋯⋯这些家具大多来自通晓中国艺术的温守诺(Juan van Wassenhove)多年的收藏。


毛主席的老照片成了众多艺术品种最耀眼的一个,这一空间则显得比较现代前沿。



精妙绝伦的灯光设计,让空间显得格外空灵,越简洁越有范。


1483438492183573.jpg


在古建筑的院子内,融入现代艺术家的雕塑作品,体现与时俱进的设计精神。



东景缘的“灯光”由世界著名灯具大师英葛.摩利尔设计,英葛.摩利尔有“光之诗人”的美誉。


素材平易,表现手法也没有史诗般的澎湃激情,点到为止的细腻让人感到内敛与温柔。



如今智珠寺已经变成了一个集画廊、会议、餐饮及客房等功能的精品酒店东景缘。



在600多年前的古建筑里,与历史面对面,古今之间有大美,而相顾不言。


相关文章